7月4日,江苏省医保局发布《关于公示国家药品集采第一二三批接续采购原非中选过评产品及新过评产品申报结果等事项的通知》。其中,常用抗生素头孢氨苄口服常释剂型无企业符合中选要求,流标。 对此,江苏省拟对该品种再次开展询价,0.25g的价格从之前的上限0.1元/片,提高至上一轮接续价格上限0.1671元/片。 这并不是头孢氨苄口服常释剂型在集采中的第一次涨价。2021年5月,在集采期限结束后的续标中,头孢氨苄口服常释剂型续标表现一反常态,有药物0.142元/片中标,高出第二批国采价格66%以上。 大部分仿制药在集采到期后,会在续约环节继续降价。但头孢氨苄口服常释剂型竟然在续约过程中几次涨价,这是集采中罕见的现象。 集采续约价格不降反升 头孢氨苄是第一代头孢中的代表药物,用于轻、中度感染的治疗,常用于急性扁桃体炎、咽峡炎、中耳炎、支气管炎、肺炎等呼吸道感染,以及泌尿感染和皮肤软组织感染等,是临床常用药品。 在2019年底开展的第二批国家药品集采中,头孢氨苄口服常释剂型是独家中选的品种。当时,华北制药旗下华民药业、科伦制药、石药集团欧意药业、罗欣药业、扬子江药业集团五家药企竞争。最后,华民药业头孢氨苄胶囊(0.25g*60粒)5.11元中标,单价约0.08517元/粒,其余入选厂家的报价均高于最高限价而出局。 低价中标的华北制药很快就出现了断供的迹象。 2021年有媒体报道,华北制药之前中标的头孢氨苄胶囊曾被医院上报缺货,甚至还有医院反映从来没收到过货。 但全国实际中标企业为一家的品种,采购周期原则上为1年。协议期满后,多个省市都组织了头孢氨苄胶囊的专项采购,续标价格不降反升。例如河北就以竞价方式“续标”,华北制药的头孢氨苄胶囊(0.25g×50粒/盒)中选价为7.94元,单价约为0.159元/片,比之前的国家集采价上涨86.5%。 山东公布头孢氨苄口服常释剂型接续集中带量采购也出现了相似的情节,鲁抗医药的头孢氨苄片(0.25g*20粒)中标,单价约0.142元/片,较第二批国采涨幅为66.67%;广东省等10省联盟头孢氨苄药品集采中选结果显示,科伦制药的头孢氨苄胶囊(0.25g*24粒)中选,单粒价格为0.1489元,较第二轮集采价格上涨约75%,涨幅不小。 这种反常的现象在当时并未引起重视。因为《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的操作规范(2020版)》是在2020年底开始执行的,集采的“黑名单制度”似乎管不到2019年的超低价中标和断供等不合规行为。 各地用涨价的方式,对冲着一次不合理竞价带来的市场损害,但从江苏这次流标的情况来看,超低价中标的阴影依然存在。 一次不意外的流标 这次江苏省组织的是国家药品集采第一二三批接续采购续约。头孢氨苄口服常释剂型0.25g,原本计划按照省级最低中选价0.1元/片供应。但是没有企业符合中选要求,最终流标。 为此,江苏省不得不对该品种再次开展询价,这次询价上限为0.1671元/片,为上一轮接续采购江苏省中选价格。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中选产品在执行期内出现新的省级中选价或省级挂网价低于本次中选价格的,企业要在低价执行后,主动再申请调低价格,否则取消中选资格。 头孢氨苄是极为常见的抗生素,国内生产企业众多,且大多是老牌药厂,如哈药集团、广州白云山、上海医药、浙江亚太药业、山东鲁抗医药等。为何国内选手众多,头孢氨苄竞争激烈,集采续约却还是以流标结束?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原料药价格因为垄断或者其他原因出现上涨,导致集采价格覆盖不了成本,企业不愿亏本供应而选择流标。 健识局注意到,受环保、成本、政策等因素影响,近些年来头孢氨苄原料药涨价不少。2024年4月,头孢氨苄的上游原料药和中间体7-ADCA价格,相比去年同期上涨4%。 从头孢氨苄的续约情况来看,国采产品续标价格并不一定会持续下降。有业内人士认为,集采的目标在于建立“药品合理价格的发现机制”,压缩“带金销售”模式下的灰色利润,而非企业的合理利润。 实际上,几轮集采过后,大多数药品的价格已经大幅下降,达到合理水平甚至是超低位置。一些品种的原料成本一直在波动,相应药物价格的回调也逐渐成为常态。总体而言,对于集采药物而言,“降价”不应成为唯一考量因素,还需建立长效的价格治理机制,动态完善集采药物价格。

作者 [db: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