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痿
2018-10-11 14:29:55   来源:   评论:0 点击:

阳痿是个神奇的病证,古今疾病纵有成千上万,像阳痿这样既隐晦不露,又家喻户晓的寥寥无几。男女老少,只要提到阳痿两字,人人心知肚明。阳

阳痿是个神奇的病证,古今疾病纵有成千上万,像阳痿这样既隐晦不露,又家喻户晓的寥寥无几。男女老少,只要提到阳痿两字,人人心知肚明。阳痿是相传最久、知名度最高的“隐疾”。

 

阳痿的病因复杂,分类繁多,诊断治疗难易参半。它的发生、发展,与多个脏腑以及心理诸多因素有关,充满交叉和变数,是男科领域最有代表性和特殊性的疑难杂症。

 

很多人认为阳痿与肾虚有关,盲目补肾壮阳。甚至有一些庸医一味的迎合病人心理,开一些壮阳补肾的方剂。目前充斥市场、泛滥成灾的“春药”依然是鹿茸、鹿鞭、海马、淫羊藿、阳起石之类壮阳药。诚然,温肾壮阳药不失为治疗肾阳虚阳痿的良药。但是,如果不加辨证,盲目壮阳,往往适得其反。更别提那些含有激素的西药了。乱用壮阳药物,虽能图一时之快,但必招百日之苦。切忌听信江湖游医,盲目治疗,乱治不如不治。绝不能尝试所谓的“壮阳药”。

 

早在1987年,就有人提出滋阴法治疗阳痿的“禾苗学说”。尝谓:

  • 人身乃一小天地。当今全球气候变暖,环境污染,加快水分蒸发,水源枯竭,此为自然界“阴亏”之一也;
  • 太平盛世,性事过频,夜生活过多,膏粱厚味,辛辣炙煿,此为生活方式“阴亏”之二也;
  • 社会变革,竞争激烈,工作压力大,人际(家庭)关系紧张,此为心因性“阴亏”之三也;
  • 补肾壮阳药充斥市场,医患滥用成风,此为医源性、药源性“阴亏”之四也。

 

现代人阴虚体质更加明显,阴虚火旺较之以往任何时候都严重。根据十余载的病例统计:“阴虚者十有八九,而阳虚者仅一二耳”。所以,切莫一见阳痿,便妄投壮阳之品,越壮阳,越阳痿。给阴虚病人补肾壮阳犹如拔苗助长,越补越虚。为什么会越补越虚?阴虚犹如禾苗缺水,只宜添水,也就是滋阴,不宜暴晒,绝不能壮阳。

 

北京方药中老教授亦说:“阳痿早泄多阴伤,壮阳刚燥勿滥用”。古今医家无论是强调指出,还是大声疾呼,甚至严词警告,都挡不住壮阳药对市场的占领,专治阳痿早泄的“壮阳药”涛声依旧。为什么几多医者熟视无睹,周而复始地开呢?几多厂家千篇一律,如法炮制地销售?几多患者重蹈覆辙,义无反顾地服用?究其原因:其一,国人对阳痿病因证治鲜有知者;其二,人们仍受封建礼教束缚,唯恐亲朋同仁笑话,宁可高价买药自服,也不大大方方地就诊。为医者,尤其从事男科医者,应积极、持久地进行宣教,乃大仁也。

 

阳痿的治疗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中医强调整体辨证,在阳痿的治疗方面具有三大特点和优势值得提倡:

  • 一是将勃起功能障碍看成是牵涉到全身系统的疾病,而不仅仅是以阴茎勃起为着重点的症状,特别重视身体、心理、环境场合的选择,偏重双方心理互感及协调配合等。将观念从单纯的生物医学模式转变到了生物和心理以及社会医学模式上来。
  • 二是综合治疗。经常多管齐下,广泛运用身心并治、整体调养的观点和方法对阳痿进行多元化的研究和治疗。阳痿与人体脏腑经络气血的盛衰关系密切,决定了它总的治疗原则是:辨明因果关系,审证求因,审因求治,治疗时必须从整体出发,分清标本缓急,因人而异,知常达变,切忌用药偏颇。
  • 三是强调医患协作,夫妻同治。尊重女性的权利和在性问题上的角色地位。阳痿治疗获得成功的标志不仅仅是阴茎勃起能力的康复,性关系完整自然过程的保持和恢复才是目的,也是患者及其配偶期待的结果。必须鼓励患者积极参与,树立治疗信心,高度重视患者及其配偶的意见和愿望,注重采用个体化的治疗方案。

 

阳痿的发生,与肝、肾、心、脾四脏功能失调和气血经络失和有密切关系。病因为情志内伤、湿热、瘀血、痰湿、寒邪、虚损。基本病机为肝郁气滞,实邪内阻,宗筋失于充养而不用;或脏腑虚损,精血不足,宗筋失养。

 

阴虚火旺

青壮年相火偏旺,恣情纵欲,或严重手淫,导致阴精耗损,宗筋失养而成阳痿。

证候:多见于青壮年,有手淫史,阴茎能勃起,但临时即软,且举而不坚,伴有遗精、早泄,心悸出汗,烦躁易怒,口干不欲饮,腰膝酸软,足跟疼痛,头晕耳鸣,两目干涩,溲黄便干,脉细带数,舌红苔少,或有剥苔或龟裂等。

分析:肾阴不足,阴精匮乏,虚火升腾,阴茎能勃起,但不持久;阴精物质不足,充而无力,故举而不坚、形软而疲;阴虚而内生升腾,迫精外泄,故勃而易见遗精、早泄;阴精亏虚,腰府失养,则腰膝酸软、足跟疼痛;水不涵木,肝阳上亢,故烦躁易怒、两目干涩、头晕耳鸣;虚热内扰,故五心烦热;明虚内热,非热盛津伤,故口干不欲饮;舌质红,苔少或有剥苔或皲裂,脉细数,均为阴虚火旺之象。

治法:滋阴降火

方用:二地鳖甲煎加减。方中生地、熟地滋阴养血,凉血泻热;天花粉、丹皮清热养阴,养血活血;生鳖甲、生牡蛎滋阴潜阳,加强滋阴降火之功;菟丝子、枸杞子、金樱子、川断、桑寄生补肾益阴,固精强腰;茯苓健脾益气,宁心安神。诸药合用,滋清结合,相辅相成,可收滋阴降火之功。

中成药:知柏地黄丸,口服,每次9g,每日3次。

食疗:麻雀5只,粳米50g,葱白3根,白酒少许。麻雀用水淹死,去毛及内脏,洗净后炒熟,加入白酒,用慢火煮5分钟,再加入粳米和适量清水同煮。粥快熟时加入葱白,继续煮至粥成。可加少许盐调味。肉、粥同吃。

 

命门火衰

肾阳为一身阴阳之根本,内寄命门相火。房事不节,不知持满,肾精亏损,阴损及阳;或早婚、手淫太过;或久病大病失养;或素体肾阳不足,命门火衰,而致精气虚惫,精不化阳,阳事不振,渐成阳痿。

证候:多见于中老年人,阳事不举,性欲低下,精薄清冷,头晕耳鸣,面色苍白,畏寒喜热,精神萎靡,腰膝酸软,并可见胡须减少、乳房增大、阴茎短小等症,舌苔薄白,脉来沉细,尺脉尤弱。

分析:肾阳亏虚,命门火衰,故性欲低下,或性欲全无;肾气不能温煦宗筋,则阳事不举;精室失于温煦,故精薄清冷;肾虚不能主骨、生髓、充脑、壮腰,故腰膝酸软、头晕耳鸣;肾阳不足,阳气不能布达周身,故畏寒肢冷、精神萎靡、面色苍白。肾主发育、生殖,肾之阳气虚弱,影响身体与生殖器的正常发育,故可见胡须少、乳房增大、阴茎短小。舌淡苔白,脉沉细,尺脉尤弱,均为肾阳亏虚之征。

治法:温补肾阳

方用:还少丹加减。方中以肉苁蓉温补脾肾;巴戟天、牛膝、杜仲、茴香温肾助阳;熟地、枸杞子、山茱萸、五味子、褚实子填精益肾,涩精止遗;石菖蒲、远志益智健脑,交通心肾;山药、茯苓健脾助运。诸药相配,共成温补脾肾,养心安神之功。

食疗:肉桂末l~2g,粳米100g,用砂锅将粳米煮成粥,然后加入肉桂末调匀,再用文火煮至粥稠即可。每天早晚各温服1次,食前可加适量蜜糖调味。

 

心脾两虚

思虑忧郁,损伤心脾,则生化乏源,阳明气血空虚,宗筋失养,阳道不振,发生阳痿。

证候:多见于脑力劳动者,阴茎痿软,阳事难起,面色萎黄,不思饮食,精力疲乏,气短懒言,心悸少寐,多梦健忘,大便溏薄,舌淡苔少,脉细弱。

分析:心脾受损,化源不足,宗筋失养,故阴茎痿软,交媾不能;脾虚气弱,故神疲乏力、气短懒言;脾失健运,故食少便溏;心血不足,血不养心,故心悸少寐、多梦健忘;气血亏虚,不荣于面,故面色萎黄;舌淡苔少,脉细弱均为心脾两虚之象。

治法:补益心脾

方用:启阳娱心丹加减。方中人参、白术、山药、甘草益气健脾;当归、白芍养血和血;枣仁、茯神、菖蒲、远志养心安神;菟丝子补肾益精,以脾肾双调,心肾两顾;橘红、砂仁、神曲、柴胡理气健脾,消食开胃,脾胃健运,则生化有源。诸药合用,双补气血、健脾养心之功,且有补而不滞之妙。

中成药:归脾丸,口服,每次6~9g,每日3次,温开水冲服。

食疗:桂圆肉15g,党参30g,猫肉150~250g。将上药同置盅内,隔水炖熟服食。吃肉饮汤,隔日1次。

 

湿热下注

嗜食肥甘醇酒,内伤脾胃,健运失常,湿热内生;或外感湿热之邪,内阻中焦,熏蒸肝胆,循经下注宗筋,阴器不用。

证候:有性欲要求,但阴茎痿软,或勃而不坚,尿道口有淡黄色黏液流出,随即阴茎微软,阴囊潮湿,或有瘙痒、臊臭,或见遗精、早泄、血精、射精疼痛等症,体困倦怠,口中黏苦,小便黄赤,尿后余沥,舌苔黄腻,脉濡数。

分析:湿热蕴积,下注肝经,筋脉弛纵,故阳痿;湿热扰于精室,故勃而不坚之时,精受其扰而外溢,其精既泄,阳物自无勃之力;湿热下侵,故阴囊潮湿,或为瘙痒、臊臭;湿热内阻,气机不利,故口中干苦、胸中烦热;湿热扰动精室,伤及血络,阻滞精道,故见遗精、早泄,或发为血精、射精疼痛;湿热下注膀胱,气化不利,故小便短赤、尿后余沥、口中黏苦。舌苔黄腻,脉濡数,均为湿热内蕴之象。

治法:清利湿热

方用:柴胡胜湿汤加减。方中龙胆草、黄柏清肝泄热,利湿解毒;益以泽泻、防己、茯苓利水渗湿,使湿从下走;又用羌活、升麻除湿解毒,升散郁火;红花、归尾活血和血,通络止痛;麻黄根、五味子收敛止汗;柴胡疏肝理气,引药入肝;生甘草清热解毒,调和诸药。诸药合用,可使肝热清,湿热解,而收痿起汗止之功。

中成药:四妙丸,每次5g,每日3次。

食疗:薏苡仁30g,萆蘚6~10g,粳米100g,冰糖适量。先将萆薢煎取汁,再与薏苡仁、粳米同煮粥,粥熟入冰糖,稍煮片刻即可,随意服食。

 

肝气郁结

所愿不遂,忧思郁怒,肝气郁结,宗筋所聚无能,遂致阳痿。盖欲交媾阳已举,而肾火已动,精气将聚于前阴,逆之则气凝精积而不得泄,阻塞于内,虽欲再举,而新运之精气被旧结之精气所遏,无以直达于下,故发阳痿。

证候:阴茎痿软不起,或起而不坚,情怀抑郁,精神不悦,多疑善虑,夜寐梦多,伴性欲减退,甚则将性事视为畏途,胸闷不舒,少腹胀痛,舌质暗红,苔薄白,脉弦细。

分析:或因郁致病,或因病致郁,故阴茎勃起随喜怒而情绪有别。肝气郁结,气机不利,经络不疏,故阴茎痿而不用,或伴性欲减退;肝主情志,肝经布胁肋,循少腹,气机郁滞,故情怀抑郁、精神不悦、胸闷不舒、少腹胀痛;胆主决断,肝胆相表里,而致胆失决断,故多疑善虑;肝气不宁,心神失安,故夜寐梦多;舌暗红,苔薄白,脉弦细,皆为肝郁气滞之象。

治法:疏肝解郁

方用:沈氏达郁汤加减。方中以川芎、香附疏肝养血,理气行滞;柴胡疏肝,合升麻以升清气而解郁结;桑白皮泻肺降气,与柴胡、升麻相配,可升降气机,疏达肝气;白蒺藜疏散肝郁,亦兼养血;橘叶入肝,善通肝络。诸药合用,肝气得舒,木郁可达,可收郁解痿起之功。

中成药:柴胡疏肝丸,口服,每次6g,每日3次,温开水送服。

食疗:浮小麦45g,黑豆30g,合欢花30g。先用纱布将小麦和黑豆包好,再与合欢花同煎,取药液200g,饮汤吃豆、浮小麦,每日1剂。

 

恐惧伤肾

胆气不足,易受惊恐,伤及肾精,肾气失助,难充其力,故临时不兴,萎弱不举;或仓促野合,境界不佳,卒受惊吓,亦致阴痿不用。

证候:多有房事受惊吓史,每临房事,甫门而痿,夜间阴茎勃起良好,胆怯多虑,心悸易惊,精神疲乏,夜寐不安,多梦,头晕目眩,遗精早泄,舌淡苔薄,脉弦细。

分析:房时突受惊恐,肾气受伤,作强不能,故用时阴茎勃起不良;境遇所致,故每欲行房帏之事,则心存恐惧;晨时勃起良好,此乃肾气非竭而稍虚且畅用不能之据;惊恐内伤,肾气亏虚,故精神疲乏、心慌气短;肾藏精生髓,脑为髓海,肾精亏乏,脑失所养,故头晕目眩;精亏则血少,血少则心失所养,故夜寐不安、多梦易惊;舌淡苔薄,脉弦细,为气乱血涩之象。

治法:补肾宁神

方用:桂枝龙骨牡蛎汤加减。方中桂枝汤平补阴阳,调和营卫;龙骨、牡蛎益肾潜镇,收敛精气;山茱萸、枸杞子、楮实子补肾填精;潼蒺藜、川断补肾气;炒白芍、酸枣仁、嫩钩藤敛阴镇静。诸药合用,共奏平补阴阳、益肾起痿、潜镇安神之效。

中成药:龙牡固精丸,口服,每次9g,每日2次,温开水送服。

食疗:磁石30g,以纱布2层包好,猪肾1~2个洗净切块,加水煲汤,汤成后,去磁石,调味饮汤食猪肾。

 

血脉瘀滞

肝气郁滞,气郁日久;跌打击仆,损伤前阴;或新婚合房,强力损伤;或结扎手术,伤及脉络,而致瘀血阻滞,血不养筋,而玉茎痿弱不起。

证候:阴茎勃起不良,伴有勃起胀、刺痛感,少腹、会阴、腰骶部疼痛,睾丸、阴茎根部坠胀不适,或伴有精索静脉曲张、慢性前列腺炎、附睾炎等,舌质紫暗或有瘀点,脉涩不利。

分析:瘀血阻滞,血行不畅,宗筋失养,故阴茎痿而不用;瘀血内阻,经络不通,故勃起时阴茎胀有刺痛感;瘀阻肝肾之络,故少腹、会阴、腰骶部疼痛,或为睾丸、阴茎根部坠账不适。舌质紫暗或有瘀点,脉涩,皆为血瘀之征。

治法:活血化瘀

方用:活血散瘀汤加减。方中归尾、川芎、赤芍、苏木、丹皮、桃仁活血祛瘀,通调血脉;槟榔、枳壳疏理气机,气行则血行,以通畅血脉之瘀滞;瓜蒌仁、大黄攻逐瘀结,润肠通腑,与槟榔、枳壳合用,则通便行瘀之功益增,使瘀血从下而走。诸药合用,活血行瘀,通利气血,可使塞者通,闭者畅,而收痿起肿消之功。

中成药:活血化瘀丸,空腹,用红糖水送服,每次1~2丸,每日2次。或三七粉冲服,每次2g,每日3次。

 

痰湿阻滞

饮食不节,恣食豪饮,致脾失健运,聚湿生痰;或形体丰盛,素有痰湿;或肝郁化火,灼液为痰;或阳气虚弱,津液运化失常,聚而成痰。痰湿过盛,阻滞宗筋气血,宗筋失于充养,故病阳痿。

证候:阴茎痿软,勃起迟缓、不良,素体丰腴,体倦易疲,晨起痰多,头晕目眩,肢体困重,或见胸闷、泛恶,口中黏腻,舌淡苔白腻,脉沉滑或弦滑。

分析:痰湿壅滞,脉络受阻,阳气不达,宗筋失充,故阴茎痿软、勃起延迟,或勃起而不用;痰湿内停,阳气不达,体态丰腴,故肢体沉重、体倦易疲;痰浊中阻,清阳不升,故痰多而头晕目眩;痰湿内阻,胃气上逆,故恶心欲呕、口中黏腻。舌苔白腻,脉沉滑或弦滑,均为痰湿内盛之征。

治法:化痰除湿通络

方用:僵蚕达络饮加减。方中白僵蚕化痰散结,通络起痿;防己、苍术、半夏、陈皮、茯苓、瓜蒌、薏苡仁祛痰化湿以助通络之力;黄芪健脾,露蜂房温阳运脾,以杜生痰之源;炒桂枝、九香虫温运脾肾,通络起阳。诸药合用,共奏化痰除湿、通络起痿之功。

中成药:苍附导痰丸,每服10g,每日2次,淡姜汤送下。

 

寒滞肝脉

足厥阴肝经绕阴器。阳气经肝经布达阴器,宗筋得以温养,则功能正常;若素体阳虚寒盛,或起居不慎,感受寒邪,寒滞肝脉,阳气不能布达阴器,宗筋失煦,则发生阳痿。

证候:阴茎痿软,性欲减退,阴茎、睾丸冷痛牵引小腹、少腹,得热稍舒,遇寒加重,舌质淡,苔白,脉沉弦或沉迟。

分析:寒凝肝脉,阳气不能畅达于阴器,故阴茎痿软;阳气不充,肾气不煦,故其欲不旺;肝脉绕阴器,抵小腹,寒为阴邪,其性凝滞收引,寒袭肝脉,筋急失柔,故阴茎、睾丸冷痛牵引小腹、少腹;寒得温则减,故疼痛得温稍缓,遇寒加重;舌淡苔白,脉沉弦或沉迟,均为寒凝肝脉之征。

治法:暖肝散寒

方用:暖肝煎加减。方中小茴香、肉桂温经散寒,舒缓止挛;乌药、沉香散寒理气;枸杞子、当归滋养肝肾,并缓温药之燥;仙茅、淫羊藿、山茱萸温补脾肾,并能益阳起痿;炙甘草、茯苓健脾和中,调和诸药,并能缓急。诸药合用,共奏温肝散寒、益肾通阳之功。

中成药:十二味温经丸,口服,每次6~9g,每日2次。

食疗:熟附子15g,猪肚250g,洗净切块,煲汤,调味,饮汤食猪肚。

 

另外,在阳痿的治疗中,心理治疗占据重要的地位,心理治疗的关键在于恢复病人性行为的自然属性,强调夫妇之间的感情交流和密切合作。首先,要为患者严格保密,使之消除顾虑,畅所欲言。有的患者对病因无法描述清楚,作为医生应予以启发。通过患者自述,详细掌握其患阳痿的精神因素,然后有针对性地进行开导。同时,做好其妻子的思想工作,使之精神轻松,心情舒畅,排除杂念,增强信心。即使是器质性阳痿患者,也不能忽视语言开导,因为此类患者思想负担较重,担心是不治之症,丧失治疗信心。作为医生应该向患者耐心解释,使其正确对待疾病,积极配合治疗。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阳痿与五脏气机都有关 重点在肝肾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